«R.E.H.» 第一篇 – “撲克牌殺人案” 薛沫的自創小說

3 個月前 |

霖雲公園發生命案,警察們拉起警戒線,周圍圍著一群記者和圍觀的民眾。

死者旁站了一個身穿便服的警察,正在觀察死者,此時,有個男子正準備走進現場,但被其他警察攔了下來。

「先生不好意思,這裡禁止進入。」警察攔住他。

男子笑了笑,對著裡頭的便服警察叫說「小白。」

裡頭的警察回頭,笑著說「小燄,讓他進來吧。」對著警察說。

「Yes,sir。」警察退開。

「那個人是誰?」剛剛的警察問了身旁的警察。

「你才剛來應該不知道,他是寒燄澤,是白隊的發小,好像是心理學專家,跟包局也很熟。」警察回答。

「哇賽,身份那麼高。」新人警察吃驚。

寒燄澤走到了死者與白秦冽身邊。

「你怎麼來了?」白秦冽好奇的問。

「包局叫我來協助你們。」寒燄澤蹲在死者身旁。

「死者名為楊宇,43歲,男性,死因為被利器割喉,當場死亡,詳細要等屍檢報告。」白秦冽訴說著。

寒燄澤盯著死者看,發現死者脖子上的傷插著黑色鬼牌,拿出手機拍了下來。

「我先走了,明天警局見。」寒燄澤起身離開。

隔天,寒燄澤來到了警局,警局門口聚集了一群人。

「燄澤你來了啊。」包局看到寒燄澤笑著說。

「嗯。」寒燄澤回應。

「時間也差不多了。」包局說著。

包局面對各位記者。

「很感謝大家的到來,我要宣布一件事,從今天起,正式成立R.E.H.專案小組。」包局說著,接著宣布人員。

「隊長白秦冽,散打冠軍,是警校的榜樣;副隊長寒燄澤,心理學專家,擅於心理分析;成員凌夜,數一數二的法醫;成員晞妍,槍法一流的狙擊手;成員艾雪,竊取機密一流的駭客。」包局宣布完畢。

R.E.H.的人員站一排,向各位敬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包局找了白秦冽和寒燄澤到了他的辦公室。

去的路上遇到了重案組的藍禹彤,藍隊長。

藍禹彤一直討厭著白秦冽,因為什麼功勞都是白秦冽取得,讓他非常不爽。

「唷,這不是白隊長嗎?怎麼,來找包局的啊?」藍禹彤冷語道。

但白秦冽卻理也不理他,只是丟了一句「嗯。」就進入了包局的辦公室。

寒燄澤見他憤怒的表情不知為何特別想笑,就笑著對他說「抱歉啊藍隊長。」就走進辦公室了。

藍禹彤不爽的走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R.E.H.的辦公室裡,眾人正開著會。

「楊宇脖子上插著一張黑色鬼牌,依傷口程度來看,應該是先用利器割了脖子,在將鬼牌插入傷口。」寒燄澤分析著。

「黑色鬼牌代表什麼意思嗎?」晞妍問。

「目前還不清楚。」寒燄澤回應。

「白隊,寒博士,屍檢報告出來了,死亡時間為昨日晚上9到11點之間。」凌夜從驗屍房走了出來把資料遞給了每個人。

眾人看著報告,寒燄澤道「楊宇是位上班族,為人不錯,有一個家庭,已有一個22歲的兒子,叫楊繁,但聽說他媽媽秦音柔去年就去世了。」

「通知楊繁了嗎?」白秦冽問。

「通知了,已經在審訊室了。」艾雪回應。

「小燄和我去會會他,艾雪妳查查死者的人際關係,晞妍妳去他上班的地方問看看他的同事們。」白秦冽分配著工作。

「Yes,sir。」眾人回應後紛紛行動。

到了審訊室。

「你就是楊繁吧?」白秦冽問,寒燄澤則是在一旁盯著。

「是的,我爸爸怎麼會被殺….他應該沒得罪過誰…怎麼會…」楊繁哭著說。

「你先冷靜,說說看你爸爸的事。」白秦冽說著。

「爸爸他因為工作忙很少回來,所以我跟他見面次數很少,因為我得忙學校的事,而且我又是跟朋友一起在外合租房子,所以很少回家。」楊繁訴說著。

寒燄澤繼續盯著他看,發覺他一直摸著胸前的項鏈。

「警官,請你們務必要找到兇手啊。」楊繁拜託著。

「會的,我讓警察送你回家。」白秦冽叫門外的一個警察送他回家。

走出了審訊室,白秦冽問「他怎麼樣?」

「有點怪,一般人應該會很悲傷,但他眼中看不出有一絲悲傷。」寒燄澤說著。

「會不會是因為跟楊宇不常見面?所以沒什麼感情。」白秦冽問。

「不太可能,你想,就算楊繁很少跟楊宇見面,也不見得是完全沒見面,通常很少見面的人只要一見面都會對另一個人很好,再說他們是父子,所以沒理由楊繁會感受不到悲傷。」寒燄澤解釋著。

白秦冽也陷入思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晞妍來到了楊宇工作的公司。

「請問,你們是楊宇的同事嗎?」晞妍問了公司的人。

「是的,妳是…?」同事們問。

「我是警察,楊宇他死了,請協助辦案。」晞妍亮出證件。

同事們驚訝的互看。

「楊宇他平時對大家都很好,可惜是個渣男。」同事們說著。

「怎麼說?」晞妍不解。

「他出軌了,所以他老婆才生病而死,他們的兒子真可憐。」同事們解釋。

「我知道了,謝謝你們配合。」晞妍笑著且轉身離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晞妍回到辦公室向白秦冽,寒燄澤回報訊息。

「白隊,我查到他婆家的人對待媳婦很差,不是扯她頭髮就是一直吩咐她做事,楊宇這人也很渣,在外頭搞了個小三,所以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。」艾雪一臉厭惡的說著。

「查查那小三的背景。」白秦冽對艾雪說。

「已經查了,那小三名叫莫曉瀾,是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,還是龍吟公司的繼承者,會長是她爸,楊宇會拋棄秦音柔是因為莫曉瀾有錢有勢又漂亮。」艾雪訴說著。

白秦冽眉頭一皺望向一旁的寒燄澤,對艾雪道「通知那個莫曉瀾來警局,我們要會會她。」

「Yes,sir。」艾雪回應。

過了幾分鐘後,莫曉瀾到了審訊室。

白秦冽和寒燄澤準備會見莫曉瀾。

「妳是莫曉瀾?」白秦冽詢問。

「是的。」莫曉瀾應答。

「說說妳怎麼認識楊宇,還有怎麼跟他在一起的。」這次換寒燄澤開口。

莫曉瀾看著寒燄澤笑道「警官小哥哥,這些跟案件有什麼關係?難不成你對我有興趣吧?」

「我對妳沒興趣,請認真回答問題。」寒燄澤冷回應。

「切,真沒勁,你這樣會找不到女朋友的。」莫曉瀾說著。

「我跟楊宇是大學同學,我曾經是他的初戀,後來偶然遇見,就聊了起來,於是我們就在一起了。」莫曉瀾訴說著。

「妳不知道他有老婆了嗎?」白秦冽問。

莫曉瀾笑道「當然知道,她不過是個受欺負的小角色罷了,楊宇他自己選擇了我,不過竟然楊宇死了,也沒我的事了吧?」

「妳有沒有良心?妳讓一個本來美好的家庭破滅了妳知道嗎?」白秦冽冷冷說道,心裡微怒。

「美好的家庭?不,就算我不介入,他們也不算美好的家庭吧?」莫曉瀾回答。

寒燄澤跟白秦冽心裡感覺一樣,都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無恥的人,勾引別人老公還不管他們死活。

「還有,我的事情警官應該不用管吧?再說楊宇又不是我殺死的。」莫曉瀾手臂交岔抱胸道。

「手臂交岔抱胸的姿勢代表完全疏遠,還有妳大拇指朝上,代表妳完全不在意他。」寒燄澤對著莫曉瀾說。

莫曉瀾愣住,連忙笑「果然還是警察厲害啊,我想問一下,你怎麼知道的?」

「妳覺得我是普通的警察嗎?我是心理學家。」寒燄澤笑著解釋。

「呵,你說得對,我的確不在意他,因為他只看上我的錢,你以為我真喜歡他嗎?錯了,我只是看他反應很好玩,所以才想捉弄他,沒想到他死了。」莫曉瀾笑著回答,眼中帶有一絲憤怒。

莫曉瀾將眼神轉到寒燄澤身上,道「警官小哥哥,我蠻喜歡你的,要不跟我在一起唄?」

寒燄澤苦笑看著白秦冽,白秦冽笑道「不好意思,他對男女交往沒興趣。」

莫曉瀾將眼神從寒燄澤身上放到了白秦冽身上,說道「要不你跟我交往?還是說….你倆是一對?」將手捂住嘴巴。

「妳想多了。」白秦冽和寒燄澤哭笑不得。

莫曉瀾笑道「我等等還有事,還有什麼事要問我的嗎?」

「沒事了,謝謝協助辦案,妳可以請回了。」白秦冽和寒燄澤離開了審訊室。

「她是怎樣?個性差好多。」白秦冽搖頭。

「世上有很多種人,有些人是因為環境影響,也有些人是因為身邊的人而培養出不同的人格,而且她也算可憐人之一。」寒燄澤說。

白秦冽和寒燄澤回到了辦公室。

「怎麼樣了?」艾雪看著兩人問道。

把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。

「哇賽,竟然把你們當成一對,不過我懂,的確蠻像的。」艾雪驚訝的說。

「妳是不是不想拿薪水了?」白秦冽笑道。

「隊長我錯了別沒收我的薪水。」艾雪秒聳。

寒燄澤沉思,白秦冽見狀問「在想什麼?」

「我們去見他們婆家的人吧?」寒燄澤提議。

「好,走吧。」白秦冽跟寒燄澤走出警局,坐上了白秦冽的名車,為了辦案白秦冽不怎麼坐警車,都自己開車。

到了婆家。

叩叩叩——門打開了。

「請問你們是…?」一位看起來5,60幾歲的婆婆開了門詢問。

「我們是警察,關於楊宇的事想請教,能配合嗎?」白秦冽亮出證件客氣的說。

「哦…哦好,請進。」婆婆開門。

白秦冽和寒燄澤進到了客廳。

「請問,秦音柔是個怎麼樣的人?」白秦冽開口問。

只見眾人臉上厭惡的表情。

「可以說說為什麼那麼討厭她嗎?」寒燄澤問。

「因為她什麼事都做不好,之前還因為她的疏忽讓我差點受傷。」楊宇的妹妹回答。

「所以就虐待她?導致她生病而亡?」白秦冽回應。

眾人沉默。

「警官大人,我覺得你們不能這麼講,她會生病是因為她抵抗力太差了,並不能說是我們害的。」妹妹的丈夫回話。

寒燄澤看著他,笑道「呵,也對,那我們先走了,打擾了。」語畢,轉身拉著白秦冽離開。

白秦冽跟著寒燄澤離開他們家,且質疑的問「就這樣離開?」

「嗯,不要緊。」寒燄澤回話。

隔天。

「早安。」寒燄澤和白秦冽向眾人打招呼。

「早。」眾人回。

鈴—鈴—鈴—,白秦冽的手機響了。

白秦冽接起手機「喂?」

「你說什麼!?好,我們馬上到。」白秦冽語畢掛斷手機。

「怎麼了?」寒燄澤問。

「琉璃河旁發生命案了。」白秦冽回應。

「那快走吧。」寒燄澤語畢和白秦冽,晞妍,凌夜出發。

到了琉璃河旁。

「白隊,寒博士你們來啦。」說話的是警察隊長——秦穆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秦隊長。」白秦冽問。

「發現死者的是一位正在散步的大學老師,根據他的證詞,他當時因為學生的事很頭疼,於是出來散步,剛想要坐下休息,發現了死者,就報警了。」秦穆把證人的證詞訴說一遍。

寒燄澤轉頭看向死者,看到死者後便開口叫「小白,你過來看。」

白秦冽走進了屍體,愣住的開口「莫曉瀾!?」

「你們認識死者?」秦穆看兩人的反應且開口問。

「嗯,她跟我們最近在處理的案件有關,而且…死因相同,都有撲克牌。」寒燄澤道,指著插在莫曉瀾脖子上的紅色鬼牌。

寒燄澤盯著莫曉瀾脖子上的紅色鬼牌道「這次是紅色的鬼牌….」

「莫曉瀾身體還有些微熱,血也還沒完全凝固,看來剛死沒多久。」寒燄澤碰了莫曉瀾的手說。

白秦冽對著秦穆道「這案件我們R.E.H.接下了。」

「那有需要幫忙可以找我。」秦穆客氣的笑道。

「凌夜,你和屍檢科的把屍體帶回去驗一下,物證科的把該拿的東西都拿走,其餘人收隊。」白秦冽大喊著。

「Yes,sir。」眾人回。

白秦冽回頭對寒燄澤道「走吧,回警局。」

「嗯,對了秦隊長,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們,我們會幫忙的,這是我和小白的號碼。」寒燄澤向秦穆說。

「好,謝謝,之後叫我秦穆就好。」秦穆笑道。

寒燄澤對著秦穆笑著點頭且走到白秦冽身旁。

「怎麼把我們的號碼給他呢?」白秦冽不解。

寒燄澤笑道「他給人感覺很好,蠻看好他的。」

「的確,他給人感覺蠻好的。」白秦冽回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凌夜待在驗屍房已有一段時間了。

「凌夜都驗了那麼久了還沒一點動靜,有時還真懷疑他是死是活。」艾雪手敲打著鍵盤說著。

「妳說什麼呢?」凌夜從驗屍房出來。

艾雪嚇了一跳說道「媽呀嚇死我了….」

凌夜見艾雪的反應忍不住笑了一下,且道「比起活人,跟死人交流更開心。」

「怪人…」艾雪說道。

「怎麼樣了?」白秦冽問道。

「死因跟楊宇一樣,都是被利器殺死後在插入撲克牌的,死亡時間今早4到5點。」凌夜把屍檢報告拿給了諸位。

白秦冽看了看屍檢報告,且說「這個兇手到底跟他們有什麼深仇大恨,莫曉瀾昨天人還好好的,今天就被殺了。」

「得盡快找到兇手才行,晞妍妳去她家見見她的家人,我和小燄去龍吟公司打聽消息,順便見見會長,艾雪妳查查莫曉瀾的人際關係和龍吟公司的事。」白秦冽吩咐著。

「Yes,sir。」眾人回應且開始行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晞妍來到了莫曉瀾家中。

叮咚—,晞妍按了電鈴,只聽到一個疑似50幾歲的夫人的聲音,說道「誰啊?」

「我是警察,有幾件事情需要妳協助,請問方便打擾嗎?」晞妍說著。

「警察?請進。」夫人打開了門。

晞妍禮貌性地點頭後,進到了莫曉瀾家中的客廳。

「請坐,請問妳有什麼事嗎?」夫人客氣的說著。

「其實,妳女兒死了。」晞妍直接說道。

見夫人愣住,喃喃自語道「死、死了….」全身在發抖,眼淚流了下來。

隨後夫人崩潰大哭。「嗚…女兒啊….嗚..」

「請節哀,雖然現在不適合,但為了給妳女兒討回公道,請回答我幾個問題。」晞妍說著。

「好….只要能為我女兒討回公道,我什麼都願意做。」夫人用手巾擦拭著眼淚。

晞妍把楊宇的照片遞給了夫人看。

「請問,妳認識照片中的男子嗎?」晞妍問道。

「沒見過,他跟我女兒有什麼關係嗎?」夫人想了想且問。

「他叫楊宇,有個家庭,一個老婆一個兒子,但他最後愛上了妳女兒,他老婆被婆家給欺負的很慘,最後生病死了,而楊宇,也死了。」晞妍訴說著經過。

夫人沉默著,似乎是還不敢相信一切。

「那、那我丈夫呢?」夫人擔心的說著。

「別擔心,妳丈夫沒事,那邊白隊和寒博士會傳達莫曉瀾的事情的。」晞妍說道。

「好…謝謝你們。」夫人道謝。

「不會,這是我們警察該做的,那就不打擾了,告辭。」晞妍語畢後離開了莫曉瀾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秦冽和寒燄澤來到了龍吟公司。

「你們好,請問你們認識莫曉瀾嗎?」白秦冽攔下幾個員工問道。

「認識,她是我們的組長。」員工們回話。

「你們是哪個部門的?」白秦冽接著問。

「我們是企劃部的,不過….」員工們欲言又止。

寒燄澤見狀道「不過什麼?」

「不過我們不是很喜歡組長,因為感覺她是靠關係當上組長的,我們那麼辛苦,她卻常常有一天沒一天的出現,所以會覺得不甘心,但畢竟會長是她爸我們也不能說什麼。」員工們訴說。

寒燄澤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,說道「好,知道了,謝謝。」語畢後,員工們離開了。

「他們怎麼樣?」白秦冽問道。

「眼神充滿憤怒,當一個人憤怒時,眉毛會呈現收縮或下垂,兩眉間會有皺紋,從嘴巴上看,雙唇緊閉也是代表憤怒的一種特徵。」寒燄澤回應。

白秦冽點頭,且和寒燄澤走到了櫃台。

「請問,我們能見會長嗎?」白秦冽問了櫃台小姐。

「請問有預約嗎?」櫃台小姐反問。

「沒有,請妳問一下你們會長,說我們要談有關他女兒的事。」白秦冽亮出警察證件。

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櫃台小姐語畢後打電話。

過了一下後,櫃台小姐道「會長說可以。」

「請跟我來。」站在旁邊身穿西裝的男子帶路。

到了會長辦公室,西裝男子向白秦冽,寒燄澤點頭且離開。

叩—叩—叩—,白秦冽敲著門。

「請進。」會長回應。

白秦冽和寒燄澤開了門走了進去。

「請坐吧。」會長說著。

「我女兒她怎麼了?你們要說什麼?」會長問。

「莫曉瀾她死了。」白秦冽直接說道。

寒燄澤之前就問過他為什麼都那麼直接的告訴家屬誰死了,結果他回答「難不成要婆婆媽媽的說嗎?直接說對那些家屬比較好。」

會長聽完大喊「什麼!?」隨後恢復音量的說「怎麼死的….?」

「被利器殺死的。」白秦冽回答。

「找到兇手了嗎…?」會長問。

「我們盡快。」白秦冽回。

「我們接下來會問你幾個問題,請配合回答。」白秦冽問道。

見會長點頭就開始問問題。

「你跟莫曉瀾關係好嗎?」白秦冽問。

「當然好啊,我只有她一個女兒當然很疼愛她。」會長回話。

「那你知道她搶了別人的老公嗎?」這次換寒燄澤開口問。

會長驚訝的看著寒燄澤「什麼!?她搶別人的老公!?真的嗎?」

「嗯,他叫楊宇,他也死了。」寒燄澤回應。

寒燄澤拿出一張照片且問「見過這個人嗎?他就是你女兒的男朋友,別人的老公。」

會長拿起照片看了看,且回「沒見過。」咬了嘴唇。

寒燄澤看著會長道「說謊者若擔心謊言被揭穿,常會下意識的做出吞口水或咬嘴唇等行為。」

寒燄澤接著說「說吧,在哪見過他。」

會長猶豫了一下且嘆了氣說「他是我朋友的兒子,沒想到我女兒竟然跟他交往。」

「你都不知道你女兒的人際狀況?」白秦冽開口問。

「我太忙了,而且她愈大愈不喜歡跟我說她的事。」會長無奈說著。

「多保重,我們就先走了。」寒燄澤和白秦冽起身說。

離開了龍吟公司後,接到了艾雪的電話。

『白隊,我查到莫曉瀾這個人常勾搭其他有家庭的男生,破壞了數多家美好的家庭,所以很多人很討厭她。』艾雪在電話中說著。

『另外,龍吟公司最近發生一件事情,導致公司名聲下降,因為莫曉瀾的狂傲,讓公司裡的一些人都開始出賣了龍吟公司。』艾雪接著說。

「這樣啊…果然,一個人的態度會影響到很多事情的結果。」白秦冽感嘆說著。

「我們回去再說,先掛。」白秦冽語畢後掛了電話。

寒燄澤沉思了一下,且小聲嘀咕「鬼牌…黑色….紅色….死亡時間…」

白秦冽聽到後連忙問「你在說什麼?」

「我明白了,小白,回警局。」寒燄澤說著。

白秦冽聽完後,加快速度的回到警局。

沒多久,到了警局,寒燄澤和白秦冽立馬下車往R.E.H.辦公室奔去。

「白隊,寒博士,你們怎麼那麼急啊?」艾雪看著突然奔進來的白秦冽,寒燄澤道。

「我知道鬼牌的含義了。」寒燄澤說著,大家都靠了過來。

「什麼含義?」凌夜問著。

「鬼牌顏色代表時間,紅色代表早上,黑色代表晚上,而楊宇死亡時間是在晚上、莫曉瀾死亡時間是在早上。」寒燄澤解釋著。

眾人聽明白了隨後點頭。

「既然是牌,那這案件命名為“撲克牌殺人案”。」白秦冽說道。

此時,包局走了進來。

「包局。」眾人說道。

包局點頭著且看向白秦冽和寒燄澤說道「你倆跟我出來,有事要說。」

白秦冽和寒燄澤疑惑的看向對方且跟著包局走了出去。

「包局,有什麼事嗎?」白秦冽問。

「查到兇手了嗎?」包局問道。

「還沒…」白秦冽說道。

包局眉頭皺了一下且道「都過了3天了還沒抓到。」

「我們盡快。」白秦冽說道。

「不能再死人了,R.E.H.是篩選出來的專案小組,相信你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。」包局語畢後就走掉了。

之後寒燄澤和白秦冽就一直在找突破口。

隔天。

繁星路發生了命案,警方拉起封鎖線。

白秦冽等人到了現場,亮出證件後進入了命案現場,發現了三具屍體。

「他們是…」寒燄澤說道。

「….楊宇一家人。」白秦冽低聲道。

「一次死3個…3張都是紅色撲克牌。」寒燄澤說道。

「死亡時間為上午5~8點之間。」凌夜說道。

「這絕對不可能只有一位兇手。」白秦冽道。

寒燄澤看見旁邊有個項鏈,那項鏈跟之前看到楊繁的項鏈一樣。

寒燄澤沉默了,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,把項鏈拿了起來,連忙對著白秦冽道「小白,去楊繁的家。」

「凌夜這裡交給你了。」白秦冽語畢後跟著寒燄澤及晞妍離開了。

「你想到了什麼了嗎?」白秦冽開車問道。

「我想我知道兇手是誰了。」寒燄澤亮出剛撿到的項鏈。

「項鏈?」晞妍道。

「這是…?」白秦冽不解。

寒燄澤見白秦冽和晞妍不解連忙解釋「這項鏈跟我之前看到楊繁的項鏈是一樣的,上面有個“繁”字。」

「我們竟然忘了最一開始的人。」寒燄澤道。

「這麼說,他是兇手?」晞妍問道。

「應該是,到現場我要觀察他的表情變化。」寒燄澤回應。

「對了晞妍,你等等不要跟我們進去,你在附近找個狙擊點,以防萬一。」寒燄澤對著晞妍說。

「Yes,sir。」晞妍回應。

到了楊繁家,晞妍按照寒燄澤說的去找了狙擊點待命。

叩叩叩——門打開了。

「請問兩位是…」開門的是一位少年。

「綾,是誰啊?…欸?白隊、寒博士?」楊繁看到了他們愣住了。

「繁,你認識?」少年問道。

「他們是負責我爸案件的警察,兩位警官,他是我室友,陳綾。」楊繁介紹著。

寒燄澤點頭後笑道「不放我們進去嗎?」

「哦..哦…不好意思,請進吧。」楊繁不知所措的回應,很明顯是緊張。

「請問,兩位警官有什麼事嗎?」陳綾直接問道。

「我直接說了吧,他們三個人在早上,都死了。」白秦冽亮出屍體照片。

「….」楊繁沉默,呼吸變急了。

「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?」陳綾把楊繁護在身後。

寒燄澤見狀後,看著楊繁道「我們只是說一下而已,你怎麼那麼緊張呢?當一個人緊張心虛時,呼吸會明顯加快。」

「還有啊,這個是你的吧?」寒燄澤亮出帶有血跡的項鏈。

「!?」楊繁明顯動心了。

「你怎麼能憑一個項鏈就判斷是繁的?」陳綾質問。

「它上面刻了“繁”字,你說,會不會太巧了?」寒燄澤笑道。

寒燄澤瞄到他們的鞋子上有血跡,突然笑道「你們的鞋子已經暴露了。」

楊繁和陳綾互看,無法辯駁了。

「呵呵。」楊繁突然笑道,且抓住了離他最近最沒防備的寒燄澤,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「小燄!!」白秦冽緊張道。

「別過來!敢往前一步我就殺了他!」楊繁激動道。

寒燄澤對白秦冽搖頭,且說道「楊繁,你們還年輕,現在收手還來得及。」

「閉嘴!!你根本不知道楊宇那老頭他們一家對我媽做了什麼,他們一直糟蹋我媽!」楊繁情緒激動的大吼著。

「所以你們才殺了他們?還插入撲克牌?」寒燄澤反而冷靜的說話。

「對!殺了他們剛剛好而已,撲克牌是他們生前拿來割我媽的那副,我要讓他們體會到我媽的感受!!」楊繁怒道。

白秦冽看的很緊張,生怕他一個激動而傷害寒燄澤。

「別廢話了,趕緊備一輛車給我們,敢耍小手段,就殺了他。」陳綾說道。

「小白,按他們說的去做。」寒燄澤說道。

白秦冽看了眼寒燄澤,點頭。

他們慢慢往外面移動,此時,晞妍用狙擊槍的瞄準器看到了他們,情況很緊急,便瞄準了楊繁開槍。

楊繁被狙中了,除了寒燄澤外的人都嚇了一跳。

「繁!你們!」陳綾拿刀砍向寒燄澤,寒燄澤躲了但畢竟身手沒很好,於是腹部被砍到了。

碰——出現了槍聲,一看,是白秦冽開槍射了陳綾,陳綾倒在了楊繁旁邊。

「白隊、寒博士!」晞妍趕到,看到的是倒在了地上的楊繁及陳綾,還有受了傷蹲在地上的寒燄澤以及擔心而扶著他的白秦冽。

「那槍開的漂亮。」寒燄澤稱讚著晞妍,但因為傷口的問題而冒著冷汗。

「寒博士早知道會有危險才叫我在外面?」晞妍問道。

「以防萬一。」寒燄澤笑道,但因為血流太多,所以昏倒了。

「小燄!」白秦冽激動道。

―未完待續―


«R.E.H.» 第一篇 – “撲克牌殺人案” 薛沫的自創小說 - QR Code
本站內容未經授權許可請勿擅自抄襲
如果需引用部分文章內容請註明來源網址

發表時間:2019-08-15 23:33:03
此文章網址:https://blog.reh.tw/archives/1358
關於作者
薛沫 的頭像

薛沫

小哥哥小姐姐你們好~我是薛沫,文筆不是很好請多見諒,希望各位大大喜歡我的文章&小說,我會努力噠>< 因為本人是學生,所以有可能不會即時回復訊息,多見諒!

薛沫

小哥哥小姐姐你們好~我是薛沫,文筆不是很好請多見諒,希望各位大大喜歡我的文章&小說,我會努力噠>< 因為本人是學生,所以有可能不會即時回復訊息,多見諒!


分類:創作 小說 文學
標籤:R.E.H. 小說 心理學 懸疑 文學 犯罪



Facebook 留言